隔天到了學校阿南看到我手上的繃帶跑過來問我。

[怎麼了嗎?居然受了這麼大的傷。]

[我要是說,被狗抓的,你信嗎?]我失笑。

[正經點,好嗎?]阿南踹了我一下。

[好吧,跟我家的桌子打架才受傷的。]

[蛤,你家桌子是凶器阿?]阿南又踹了我一下。

[你夠了喔,這可是縫了好幾針的。]我從阿南的頭打下去。

[痛…痛…那你說說怎麼了吧。]阿南抱著頭說。

[好吧。這個故事價值一杯飲料,指定檸檬紅茶。]我奸笑。

[好!給我等著。]說完,阿南馬上從我面前消失不見。

我也開始想要怎麼跟他說,這可是價值一條疤痕的故事啊!

正當我再思考的時候,阿南回來了。

[拿去吧歹徒。]阿南在我面前坐下,一點都不喘的樣子,也擺出準備好的姿勢。

[你真的想聽?]我拿起吸管。

[不然咧,難到你飲料要還我?]阿南做勢要把飲料拿走。

[那好吧,ㄟ別搶我的飲料。]我保護好我的飲料。

[快說我洗耳恭聽!]阿南露出很期待的表情。

[好吧,且聽我慢慢道來。]

就這樣,我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都說了一遍,當然,我省略了一些沒說,當我說完時我看了看阿南,他的嘴巴快要可以把拳頭給塞進去了。

[所以說你跟他走回去的時候遇到搶劫?]阿南聽我說完,又問了一遍。

[是的。]我點點頭。

[然後搶匪拿出刀,你擋在他前面?]阿南繼續問。

[沒錯!]我還是點點頭。

[然後搶匪說錢太少,做勢要砍你,結果就中標了?]阿南接著問。

[嗯阿,難道我會耍笨劃傷自己來編故事嗎?]

[是不會啦…不過…]阿南想說又停住。

[不過什麼?說!]我狠狠瞪了一下阿南。

[不過這種事情也被你遇上,你真夠…嗯…我想一下形容詞。]說完,阿南還真的低下頭去想。

 [你也會有辭窮的一天喔?]我笑笑。

[真是幸運阿!你看這樣學妹對你好感度又上升了!]阿南突然爆出一句。

[幸運?有沒有搞錯阿!]我差點跌倒。

[喝,不說這個,畢旅的地方你決定好了嗎?]阿南總是回歸正題了。

[大概有個底了,也知道自己想去哪了。]我正色。

[不過學校也真怪要在大考後沒多久才辦畢旅,真是麻煩。]阿南搔了搔頭。

[放鬆與解悶吧?對你,正好適用。]我拍了拍阿南的肩膀。

放學後,我還是跟戀去書店,不過不久,因為我還要去醫院,當然,戀也陪著我去,雖說是換藥,也只是去換換紗布,看看可不可以拆線了。

不過我還是得去。

在說有戀的陪伴,這就是最好的特效藥了!

經過這次,我也跟戀說,下次要早點回家,不然妳出事,我可是很難過的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ke3692 的頭像
mike3692

Someday

mike369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