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我們要掛號。]

[還有,可以先讓他處理傷口嗎]戀說的非常驚恐。

[好的,看起來有點嚴重,請跟我來。]護士小姐看了看我的傷口。

[那小姐,請你去幫他掛號.]在旁邊的另一個護士又說。

[好,我也順便聯絡他家人……]

進到了診療間,在我眼前的醫生,非常的年輕.

[同學阿,你這傷口挺好玩的。]那年輕醫生用著奇異的眼光看著我的傷口。

[所以?]我盯著那年輕醫生的眼睛。

[要縫,就這麼簡單。]那年輕醫生打了個哈欠。

[嗯,早有準備了,不過起碼是我受傷,而不是女生。]我笑著說。

[你這個心態不錯,我喜歡。麻醉。]那年輕醫生笑了出來。

[我要開始縫了,無聊想看可以,不要縮手就好。]

[……]

[說笑的。]

說完,那年輕醫生突然安靜了來下來,原來他專注的時候跟剛剛反差真大。

[好了,麻醉退掉後可能會有點〝快感〞喔。]那年輕醫生很正經的臉孔,不正經的語氣說著.

[嗯,我該出去了。]我起身要走去,他卻一把拉住我,指著外面說﹔[外面那個女學生是你朋友吧?]

[嗯。]

[好好安慰他吧,看起來好像很擔心,明天記得在來喔。]

[喔……]我沒注意他說什麼,不過我很怕等一下戀會突然哭出來。

走出診療間,我躡手躡腳的走到戀身旁。

[怎麼了嗎?]我拍了拍戀的肩膀。

[你沒事就好,剛剛我好擔心。]

[嘻嘻,我現在不是很正常的在這裡跟你聊天嗎?代表我沒事。]我看著戀的演框有點紅紅的。

[還好有你陪著我,雖然害你受傷很不好意思。]戀好像又快哭出來了。

[你要是出事我可負擔不起,我受傷總比妳受傷好。]我摸了摸戀的頭。

[是這樣子嗎?……]戀好像還是很自責的樣子。

[是的。男人阿,總要有些疤痕才像男人,我還得感謝你給我機會。]我還是摸著戀的頭。

[真的嗎?]戀開始慢慢的平靜心情了,就在此時,我媽也出現了。

[沒有怎樣吧?]媽很急的樣子。

[嗯,沒有怎樣,只是縫了幾針罷了。]我笑說。

[伯母……抱歉都是我害他受傷的。]在我身旁的戀突然開口,但是好像又開始自責了。

[同學沒關係啦,如果是你受傷,我家孩子才會不知道怎麼處理。]媽摸著戀的頭說。

[好像是耶。]我笑著說。

[我來處理其他情,你先送他回家吧。]媽看著我說。

[走吧。]我站起來看著戀。

[嗯……]戀好像還是沒辦法擺脫那記憶。

走出醫院,我們依然是沉默的。

[我說阿。]我先開口,擺脫這困擾的狀態。

[我受傷你沒有錯,只不過………]

[不過?]

[不過你以後要陪我來醫院,畢竟還要拆線的。所以不要在怪罪自己了,好嗎?]我摸了摸的戀的頭。

[嗯,我當然我會陪你來的。]戀總算回覆了活力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ike3692 的頭像
mike3692

Someday

mike369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